咖啡成为韩国人的“国民饮料”多亏三合一咖啡。咖啡进入韩国始于开化时期。朝鲜战争(韩国称“625战争”或“韩国战争”)以后由于“秘密买卖”,咖啡从美军部队中外流,但并没有普遍用于餐后或接待客人。

韩国有水晶果、米酿(用米做成的一种韩国传统甜味饮料)、大麦茶、玉米茶、姜茶等传统饮料,1976年东西食品公司首次将咖啡、白糖、奶油按消费者口味加以配合并标准化,推出了三合一速溶即饮咖啡。后来上世纪90年代雀巢公司等后起之秀也投入了这一市场。医生警告说,过多地饮用这种咖啡容易引发心血管疾病,但人们还是咕咚咕咚地几口就喝下这种方便的咖啡。

三合一咖啡的长处是“快而方便”。进入新世纪后,星巴克等标榜至高无上的咖啡美味和时尚文化的外卖咖啡店遍地开花,但国内外产的速溶即饮咖啡仍然占据咖啡市场的90%左右。

“速度”胜于“味道”还表现在其他食品。方便面就是典型的例子。方便面引进韩国始于1963年三养方便面公司推出“鸡肉方便面”。此后到1998年,方便面作为单一产品销售额首次突破了1万亿韩元大关,2005年以人均消费量70包创下世界首位。

来自中国的炸酱面成功实现韩国化,以致与太极旗、木槿花、泡菜、拌饭一起列于“韩国百项民族文化象征”(2006年文化观光部发表)之一,靠的也是“速度”。制作一碗炸酱面所花费的时间为3分左右,超过3分钟就发坨,只能立即快吃。而且送餐速度也快,几乎订餐电话一撂就给你送到,所以能节约时间。

汉阳大学汉语文学系研究教授梁世旭(音)在自己写的书《炸酱面传》中,把炸酱面称为“产业化的战斗食品”。他写道,“1960年到1992年,大韩民国是退役的预备役将军传接接力棒进行统治的大兵营。国民则是为国家的产业化,背负着振兴民族的历史使命而出生的产业战士。”正因为如此,要忙不迭地吃完一顿奔赴工厂、办公室等“产业战场”,没有一种食品能赶得上炸酱面。“产业化的战斗食品”,这个说法用于三合一速溶即饮咖啡和方便面,也不很恰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