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韩国:韩国文艺兵制度的前生今世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来源:中国新闻周刊|2013年08月14日 16:04

玩特权毁掉韩国文艺兵

韩国明星入伍后从来未缺少过粉丝和媒体的关注。他们通常被编入特殊的文艺兵体系。但他们的特权以及对军纪的挑衅,最终让韩国国防部彻底废除了文艺兵系统。

韩国歌手Se7en入伍后,至少算是做了一件有影响的事,某种程度上成为终结韩国文艺兵制度的导火索。今年3月9日,这位帅气的全民偶像以29岁“高龄”入伍时,原被分配到135机械化步兵队,并将以普通士兵身份完成为期21个月的兵役。

“我会全力以赴,安全归来。”在入伍前的粉丝见面会上,Se7en对着镜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一个多月后,结束了5周新兵训练的Se7en却转入了艺工队,成为文艺兵。

然而,Se7en未能兑现对粉丝的承诺平安服完兵役。6月21日,Se7en与同为文艺兵的另一著名艺人生菜等人到江原道春川市进行慰问演出。演出结束后,文艺兵私自脱离营地出外喝酒,而Se7en与生菜更四处寻找按摩院,被记者拍入镜头,引起社会争议。

由于韩国社会对文艺兵特权不满发酵已久,经此事升温,韩国国防部最终在7月18日决定正式废除文艺兵制度。而在之后召开的惩戒委员会会议上,国防部决定对涉案士兵中的7人处以禁闭,其中对Se7en与生菜的处罚最重,禁闭时间长达10天。

Se7en并非唯一惹麻烦的人。今年7月10 日退役的韩国演员Rain,此前曾被曝服役期间多次外出约会女友、违反士兵着装规定导致被罚禁闭。而退役后,Rain又在7月24日再次被曝光,在由普通士兵转为文艺兵时,并没有提交所需资料,严重违反军规。

“郑智薰(Rain)已经向上级承认错误,表达悔意。”面对媒体质疑,韩国国防部做出了这样的回应。

韩国《东亚日报》社论委员会的崔永海在文章中写到,“恰逢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国防广报院也专门制作了纪念音乐剧,据了解国防部的文艺兵也是从早上9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每天辛苦排演,周末也不休息。对文艺兵的军纪进行整肃当然是好事,体制其实也可以保留,现在废除了,感到有点遗憾。”

文艺兵的前生今世

对于文艺兵制度的废除,尽管有人惋惜,但更多的是赞同之声。韩国《世界日报》称,废除文艺兵制度的消息在网上引发赞同,大部分网民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有网民称,“比起激励士气,文艺兵获得的优待更容易激发普通士兵的被剥夺感。”

尽管普通人对文艺兵的特权不满甚多,而文艺兵文化在韩国却由来已久。它的前身是部队的“文化宣传队”。早在上世纪50年代,韩国各个地方部队就开始选一些有特长的士兵组建文化宣传队。

1970年,在韩国陆军内部的一次辩论会上,一个叫许参的二等伞兵脱颖而出,最终夺冠。表现出色的许参很快被“文化宣传队”看好,并调离伞兵团,在文宣队服役两年。服役期间,许参的主要工作是做军队慰问活动的主持,而退役后,许参则顺利成了知名节目主持人。

那时候,韩国军队师一级及以上单位有40多个文艺宣传队,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文艺演出和宣传。随着文艺宣传工作的日益常态化,1996年,在金东镇成为韩国国防部长后,文艺兵种被制度化,并正式命名为“国防宣传支援队”。

平时,文艺兵除了在国防部的之声和电视台工作外,也经常下部队巡演。队伍成员多是知名艺人,负责做军中歌手、主持人和其他演职人员。“国防宣传支援队”的人数通常维持在18人左右。

“文艺兵的存在,最初是为了提振军队士气。明星成为文艺兵,最初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军队形象的方式。”首尔大学军事社会学教授洪东胜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韩国,兵役法规定每个20岁到30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服役期限最短两年。即使是事业如日中天的艺人,也不例外。因此,加入文艺队就成了他们的最佳选择。

当上文艺兵,他们将投入劳军、表演等工作,使演艺事业保持连贯性;每月可以领取11万韩元左右、相当于上等兵标准的补贴;除了拥有普通士兵的40天假期外,文艺兵还能以补充休假等名义,离开军队生活150天。

军队的“最划算生意”

在很多人眼里,文艺兵是韩国军队中比较涣散的一群,常惹事生非,不断挑战军纪。

2007年,一位服兵役的著名歌手在菲律宾某疗养胜地赌博被曝光,他在一天之内就输掉了约2亿韩元。类似的负面新闻不断曝光,外界的质疑声音越来越大。

“负面新闻的曝光,加剧了文艺兵制度的衰落。但在军队内部,对文艺兵管理制度的不同,也是有现实的原因。”首尔大学军事社会学教授洪东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由于军队内部缺少专业的排练场所,部队通常采取休假、外宿等形式来给文艺兵提供更多外出排练的机会。“如果顶级明星来到部队,各部队都要申请慰问演出,明星也会吃不消。因此,休假也算是一种补偿。”一位军方内部人士表示。

事实上,对于部队来说,组建有明星坐镇的文艺队,也算是一桩划算的生意。

比如,韩国文艺兵一个月的补贴是11万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600元),这在韩国相当于在高档餐厅吃一顿饭的价格。以这样的价钱,请出场费动辄天价的当红明星来部队演出,可谓十分划算。

除了廉价演出外,艺人也是韩国军队的免费宣传员。按照惯例,军队时常会公布一些明星当兵的照片,出演过《My girl》的李东旭、《天国的阶梯》的李莞等,都曾以英姿飒爽的形象出现在宣传海报上,唤起年轻人对军队生活的向往。

近几年,随着“艺人当兵潮”的爆发,赵寅成、神话组合、李准基、Super Junior成员等各个领域的艺人陆续入伍,韩国军方似乎也想多尝点甜头。

6月28日,韩国《朝鲜日报》披露,韩国国防部要求国防宣传志愿队所属文艺兵签署放弃肖像权、版权等“抛弃知识产权”的合同,而国防部却根据该合同从事盈利事业。

报道称,文艺兵出演的电影等影像节目光碟,国防宣传院以每张1万~2万韩元的价格出售。不仅如此,韩军方还单独出售影像资料的版权和播放权,如果节目时间超过60分钟,播放权的价格为100万韩元。影像资料等大多是粉丝俱乐部会员购买,而部分军队相关团体等也会买来用于教育。

有人称,这简直是部队的“霸王条款”。对此,韩国国防部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这是经国防部法务负责室讨论通过的合法行为,且所有收入都会进入企划财政部,不是军方随意挥霍。”

成为真正的士兵

其实,在被废除之前,韩国军方也曾采取措施试图挽回文艺兵制度。

今年1月24日,韩国国防部颁布了《演艺士兵特别管理方针》。根据规定,“为了消除演艺士兵受到特惠待遇的误解,演艺士兵将和一般士兵适用统一的休假标准”:“将采取措施,中断对外活动后给予的额外奖励措施等其他特惠待遇”;“演艺士兵公务外出时需有干部同行,必须在当天晚上10时前返回部队”。这些明文规定,似乎显示了部队“严管”的决心。

而就在方针颁布5个月后,Se7en等文艺兵违纪事件发生了。无奈忍痛废除文艺兵制度的国防部,只能将受罚的文艺兵编入野战部队。至于其他人,将在8月1日前分配到其他部队,服役内容视同普通士兵。而之后的慰问演出,则将由民间艺人,或是普通士兵中具有综艺才能的士兵负责。

韩国文艺兵的时代似乎告一段落。而事实上,对于韩国艺人来说,即使远离了文艺兵,也离不开外界的视线。

2011年,身价40亿韩元的韩国演员玄彬入伍。他没有选择当文艺兵,而是主动申请加入素有“魔鬼训练营”之称的海军陆战队。

入伍时,韩国的电视台和之声几乎全程直播。而入伍后,玄彬参加新兵训练的情景几乎每周曝光一次。随后,反映玄彬军中生活的新书相继出版,拍摄其在军中训练的纪录片也跟着诞生。韩国军方甚至一度考虑让玄彬以国防宣传特使的身份,访问印度尼西亚,促进韩国军工企业的武器出口。

虽然赢得了良好的形象分,但玄彬的粉丝却为偶像抱屈,“入伍后简直比当艺人的时候还忙”。

和玄彬作出同样选择的艺人不在少数。《狐狸啊,你干啥呢》中的男演员千正明就选择在陆军服役。在服役的两年中,他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射击达90%命中率、2分钟做满72下伏地挺身、仰卧起坐82次及在5分48秒内完成1500米徒步”等铁人测验,因此而获得“特级战士”的荣誉。而同样在陆军服役的安七炫随后也获得了此荣誉。

对此,韩国文化评论家赵元熙说,“在变数很大的演艺圈,服役的经验能够在各方面成为艺人宝贵的人生财产。而完成了兵役义务的明星更能相对稳定地进行演艺活动。”

韩国艺人暂时无法“投机取巧”地完成服役了。而再入伍的韩国艺人还将面对每个真正的士兵都要面对的现实:接受战时任务安排。

7月23日,韩国国会教育文化体育观光委员会议员朴洪根披露了一份报告。报告称,国防部于1996年12月开始实施文艺兵制度之后,迄今从来没有给文艺兵发放过“战时任务卡(战时任务手册)”。也就是说,在战争时期,文艺兵不用执行任何任务。

朴洪根说,“一般士兵每年都要进行两次以上的射击训练,但部分文艺兵直到退伍都没有参加过任何射击训练。”但现在,曾经当红的艺人们至少要开始学习如何瞄准靶心了。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周刊。

相关热点: 揭秘韩国文化主题

10
点赞
收藏
分享:
挑错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2个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 理性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非常感谢!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
展开导航
我的收藏
我的课程
TOP